【神途世界】他笑时风华正茂(作者舒远)07

神途游戏    【神途世界】他笑时风华正茂(作者舒远)07

日子一到星期四,感觉周六就要来了。

    模拟考试这一波终于过去了,教室里又恢复往常的平静和温暖。没了考试的压力,整个人都是轻松的。太阳照进教室,几乎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上,享受着这个下午课间休息里温馨的柔软。

    孟盛楠拿着铅笔正在白纸上涂涂画画,身后薛琳用手指戳了戳她。

    “怎么了?”她轻声问。

    “你的英语笔记本借我用用。”

    孟盛楠将本子递过去,没一会薛琳又叫她。

    女生表情很惊讶:“老师今天讲的你没记?”

    “——没。”

    “那算了,给你吧。”

    “你用傅松的。”

    “我的天,他的字超级狂草,能认识仨儿字算不错了。”

    孟盛楠:“……”

    被腹诽的男生此刻从书里抬起头,看了这俩一眼。那眼神淡淡的,看的薛琳一抖,忙给孟盛楠使颜色。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就问:“怎么没做笔记?”

    薛琳:“……”

    孟盛楠:“……”

    这人的思路真和一般人不一样。薛琳憋着笑,忍不住了然后将头扭向一边。孟盛楠咳咳了俩声,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天才回了一句。

    “偶尔偷个懒不行么?”

    “学习不能偷懒。”

    孟盛楠心里叹了口气:“一直智商在线多累啊。”

    薛琳递了个赞的眼神。

    傅松一本正经:“那要看什么事。宏观上来讲,学习和智商不能等同。所以你的答案不成立。而且——”

    “等等。”薛琳打断了谈话,扭头看他,忍着笑:“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微观上来讲?”

    话一出,俩女生异口同笑。

    有意思的是,他说出来的话听的人总想笑,可关键他还一如既往说的一本正经一丝不苟的。然后又听见他开口了:“孟盛楠,今天没做笔记你不是第一回了。这几天你一直心不在焉,你没发现么?”

    事实证明,他说的总是对的。

    说起来挺奇怪,她倒是什么也没想,就是脑子一片空白。孟盛楠挨批之后默默的转回头反思,接着又滚回原位涂涂画画。晚间休息,她正趴在桌子上闷声玩橡皮,聂静推了推她,示意她看窗外。

    戚乔敲敲玻璃叫她出来。

    “啥?”

    走廊里,听完戚乔的话,孟盛楠忍不住惊呼。

    戚乔摇着她的手:“楠楠,你就陪我去一下么。”

    孟盛楠真想打这姑娘一巴掌:“被老师发现怎么办?”

    “课表我都看了,你们班今晚自习没老师。”

    “班主任查人呢?”

    “让你同桌帮你挡一下,就说你去厕所了呗。”

    “戚乔!”

    “楠楠——”

    咦,一身鸡皮疙瘩。

    “不就个表演,至于么你。”

    “什么叫‘不就个表演’,他的每一场我都不能错过!”

    “宋嘉树知道你去么?”

    “本来周六,谁知突然提前了,我还没和他说。”

    孟盛楠白眼:“真是要被你气死了。”

    “就这一次我保证!”

    孟盛楠耷拉着肩膀叹气,正要回教室收拾东西,一想不对,趁戚乔还没走开,又拉住她。

    “不许反悔。”戚乔在孟盛楠还没开口前已经抢先道。

    “谁反悔了,我是问你咱俩怎么出校门?”孟盛楠低声咬牙。

    戚乔神秘一笑,“放心,我有法子。”

    于是,在不久前还批评督促她上进的傅松淡淡的眼神下,孟盛楠低着头背着书包趁教室里没什么人偷偷摸摸拐向后门光荣的逃课了。

    路上。

    戚乔骑着自行车,孟盛楠公主似的坐在后座。

    “你哪儿弄得请假条?”

    戚乔骑得累了,没办法有求于人只能忍着:“班长给的。”

    “关系不错啊。”

    “那是,宋嘉树铁哥们。”

    孟盛楠抿着唇笑了一下,头转开看向身后愈来愈远的学校。傍晚时分,街道那么长,俩人在路上耽搁了二十来分钟,到晨光剧院的时候表演已经开始一会了。

    幕布掀开,气场很足。

    孟盛楠和戚乔坐在倒数第二排,当然前边都没座位了。放眼一看,一溜烟的年轻学生。孟盛楠一惊,问戚乔这都是逃课来看的?

    戚乔解释:“十六中没晚自习你傻呀。”

    “哦,忘了。”

    宋嘉树真的是个天才少年,玩摇滚的,街舞还跳的一级棒。头戴棒球帽,手撑起胳膊支在地上转起36○度的大回环无死角简直帅上天。最重要的是他嗓子里的声一出来,弹着吉他能迷死一堆少女。想当年他校庆晚会上弹着吉他唱崔健的花房姑娘,女生们的尖叫声能把阶梯教室震翻了。

    戚乔曾经问过她怎么对宋嘉树不感冒。

    后来,孟盛楠很仔细的想了下。宋嘉树的帅是那种正正经经认认真真的迷人,池铮不是。这厮连走路都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笑起来蔫坏那种,特别能刺激人的心跳神经。可能她表面太乖巧,其实内心一直渴望叛逆自由,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就注意到他。

    那天直到宋嘉树的表演结束,已经九点了。

    孟盛楠看着戚乔鼓掌鼓的手都疼了,扯着嗓子喊宋嘉树的名字。男生表演完直接从后台出来将她俩叫到外头,戚乔那幸福样儿简直没有词能形容。

    剧院外,宋嘉树冷着张脸看戚乔:“怎么来的?”

    戚乔:“自行车啊。”

    “不是这个。”

    “啊?”

    宋嘉树瞥了自家单纯的女朋友一眼,淡淡的说:“今天星期四。”

    孟盛楠在一边忍着笑。

    戚乔后知后觉,‘咳咳’了一声,“那个,那个——”

    天黑透了,路边没什么人,昏黄的灯光落在三人身上。光线所及之处虽说模模糊糊,孟盛楠却清楚的看见了宋嘉树在看戚乔时眼睛里难得的宠溺。就像是三年前,他堵在晚自习下了之后的教室门口问戚乔要不要做他女朋友。

    于是在那种情况下,她很识时务的瞎找了个借口溜走了。

    一个人坐公交,上车,到自家巷子外的那条风水台街路口提前下车。车刚开走,她的视线一开阔,就看见街道对面二楼天明网吧墙外拉着一条横幅,上头写着:

    魔兽争霸第二赛事。

    孟盛楠脑海里突然闪过前几天车链子掉了的那晚上那一群里有人喊下个月比赛别忘的事儿。好像是下意识的就不受控制走了进去,里头人特别多,空气有些滞闷。

    “孟盛楠?”

    西林晓的声音是惊讶加激动,又问:“你怎么过来了,放学了?”

    孟盛楠不好意思,“那个——”

    “啊,我懂了。”

    孟盛楠无奈挤出个笑,然后赶紧移开话题:“对了,怎么网吧今天这么多人啊?”

    西林晓调皮一笑:“不知道吧,今天是魔兽争霸江城赛区第二轮,来的可都是高手加帅哥!”

    “是么。”孟盛楠伸长脖子往里瞅。

    西林晓:“你过来写稿子?”

    “不写,凑个热闹。”

    收银台边上,西林晓拉过她往里走了几步,手搭上她的肩膀,指给她看:“最后一排边上那个正比赛的男生看见没?”

    那样一群人同时打,热血澎湃的键盘敲击声能把网吧顶给震翻了。周边围得全是看比赛的年轻学生,个个青春洋溢,一堆男男女女。孟盛楠的视线穿过人群落在西林晓说的那个男生身上,仍是她第一次遇见他的那个位置。

    还真在,也是逃课?

    “他可是我们这儿的魔兽王牌,打游戏超级厉害。”西林晓夸他的时候,一张脸都是动态加进行时态。

    孟盛楠安静的注视着那边正在紧张进行的赛事。

    她问西林晓:“多厉害?”

    西林晓:“嗯——反正很厉害,很多人叫他人皇。”

    孟盛楠轻蹙着眉头,没搭腔。

    西林晓想了想又说:“他经常来包夜,不是打游戏就是打游戏。哦对了,有一次我偶然见到他电脑界面全是乱码,我看都看不懂,反正就看他在那一直敲键盘,感觉特别牛。”

    孟盛楠很专注的盯着那边。

    西林晓:“帅吧?”

    “嗯。”

    “听说他有女朋友,不过都玩玩那种。”

    “你怎么知道?”孟盛楠将视线收回来,看向西林晓。

    西林晓狡黠一笑:“我都见他来这儿带过好几个女生了,一个比一个漂亮,关键特别能撒娇。”

    孟盛楠忍不住咬着上唇。

    西林晓:“男生怎么都喜欢那种会撒娇的女生啊关键还乐在其中,要我——咦,听那声就受不了。”

    那边比赛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孟盛楠和他隔了很多人,隔着缝隙看他神色不惊慢条斯理的移动鼠标敲着键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比赛要进行好久,孟盛楠没那么多时间呆这儿。

    过了会儿,那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就在她犹豫踌躇转头要走的那一瞬,一群人起哄高吼。她迅速看过去,只见人群中的他慢悠悠的站起来,笑的极其颠龙倒凤。

    “今晚舞动哥们包场,来者是客。”

    吼声比之前更大。

    孟盛楠看了那边最后一眼,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沿着那条清冷的街道慢慢走回家。舞动可是江城五星级的,他可真算是熟人了。后来回家她上网查赛事奖金,足足上万,怪不得那么大方。他们那样的人,图的不就是一乐么。

    晚上睡不着,趴床上看喜宝。

    脑子里却不断冒出他们那一群人游荡在深夜街道上,勾肩搭背去厅。其中有一人懒懒的笑着,边走边抽烟,不修边幅玩世不恭。

    第二天去学校,眼圈有点重。

    早上读书那会薛琳靠过来眯着眼看她直笑,又不说话。孟盛楠有些奇怪,“怎么了?”

    薛琳:“你昨晚逃课。”

    “嗯。”她慢慢点头,然后问:“没出什么事儿吧?”

    薛琳脸色凝重。

    孟盛楠咬着唇,轻声问:“老湿发现了?”

    薛琳缓缓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教务处查人了?”

    按理来说应该没那么倒霉,况且她早上来教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可薛琳这副模样,孟盛楠不确定了。她可一直都规规矩矩,这回要是真被逮住了,那不得了。

    “别听她吓唬你。”傅松从教室外头走进来。

    薛琳这才忍不住绷着的脸,突地笑了,“你太不经吓了孟盛楠。”

    “你也太能装了薛琳,以后干脆当演员算了。”

    孟盛楠舒了一口气,拍拍胸口,看薛琳笑的停不下来前仰后合。傅松回到座位上一本正经的翻出书看,这俩人简直神组合,她最后竟也忍不住笑了。

    薛琳好不容易止住乐呵,问:“说说,逃课干嘛去了?”

    那会早读正盛,教室里的学生差不多都去操场走廊读书了。她们那片,就他们仨儿。薛琳哪里还想要看书,一个劲的想听她说些热闹话。

    孟盛楠一五一十的说完了。

    薛琳已经凝固,半天才蹦出一句话:“你怎么不叫上我呢?”

    傅松摇头,淡淡笑了笑。男生从兜里拿出王后雄,翻到函数那一块,眼睛仍盯着书,不咸不淡的说:“孟盛楠最近不思进取,我觉得她现在可能已经后悔莫及了,要是再带坏你,那罪过就大了。”

    孟盛楠:“……”

    薛琳:“……”

    后来,孟盛楠才知道那晚上其实班长有查过人。只不过傅松和他高一同班,向他讨了个交情,这事就算过去了。薛琳为此还是有些遗憾,义愤填膺终有一天也要逃一次课,要不然这高中不闯点祸真没意思。

    呵,这想法。

    几天之后,有一次她和傅松聊天。男生又问她最近学习为什么总不在状态。孟盛楠打着哈哈敷衍,男生看了她一会,摇头。

    孟盛楠也找不到缘由。直到那个周一升旗的早上。所有人拥满小操场,站得笔直听校长训话。天还灰蒙蒙的带着雾气,铺撒在一溜儿的蓝白相间校服上。喇叭里声音忠厚严肃,违纪学生名字的重音一个比一个压得厉害。

    然后——

    “池铮。”

    她神经都绷紧,然后咯噔一声。


文章来源于笔趣库
如有侵权,请联系1911681723  1911681723@qq.com

2020年8月20日 11:15
浏览量:0
收藏